誰說二手沒好貨新北市立重慶國中教師 許莉芬

一個風和日麗的周六,路過臺北101和世貿大樓的小君發現,原來都市叢林中還深藏個奇妙世界。走在眷村矮房巷弄間,時間似乎流淌得更緩慢了些,你可以在二手市集攤位裡淘寶,跟不帶商人氣息的攤主們談天,或坐在綠地斜坡上聽著輕柔樂曲、吹著涼風、看著101發呆一個下午。

這裡是四四南村,「Simple Market簡單市集」會在接近月底的某個周六,於此地舉辦二手市集。攤主們從自家裡挑出沒穿過幾次、甚至全新的衣物,和一些零散的老雜貨,等待有緣人歡迎光臨。由於擺攤的人大多不是真正的商人,而是出自於「清除舊物」、「體驗擺攤」、「多少賺一點」的想法,所以開價也不會太誇張。夏季衣物平均一件約150元、冬季外套依款式或材質在300至一千多元不等,如果擔心褲子與腰臀不合,你還可以跟老闆商量看看能否借到廁所試穿。

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說,一件全新但在百貨公司開價要上千的衣服,和幾乎全新而且款式不差的二手衣,兩者差價巨大但品質顯然沒差距到成倍的地步。而那些賣家--也是曾經的消費者--當初從挑選商品到掏錢購買,也許不過20分鐘,但如今卻必須花費整個下午不斷地等待和行銷,才有機會再次銷出同樣物品。我想這樣的經驗,應該會讓部分的人思考:什麼樣的消費才是真正符合自身的需求?物品的價值又如何量化成為價格?
有人買衣服、有人做衣服、有人改造衣服;同類物品,可以有多種獲得方式。工業時代的便利使現代衣物不再是奢侈品,不同於古時候的「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」,衣物不再昂貴到需要自己動手縫製,而現代人也失去了一些表達心意或動手做的能力。當用金錢購買所需一切時,我們很快地就會發現錢永遠不夠用,而內心還尚未滿足。

「抉擇」,人們可以花費一百至五百元在外吃一餐,也可以用一百元挑選新鮮食材自己做頓飯,還不必憂心食安風暴。「維修」,將拉鍊壞掉的外套、斷開的鞋底、出問題的雨傘帶去維修店問問價格,先別急著將它們丟到垃圾桶。「裝飾」,為平凡無奇的衣服換個有特色的扣子或縫上蕾絲,拿起噴漆將櫃子某幾個抽屜換上不同色彩,用黑色奇異筆在空白傘面處畫上插畫圖騰,這些物品就能搖身一變具備獨一無二的性格。「再利用」,你可以即將淘汰的舊衣物丟進回收箱,或是摺疊縫合成為廁所門前的踏腳墊、發揮巧思做成環保袋;在資源回收之前,你可以放大膽地Just Do It而不必擔心自己浪費材料、糟蹋物品。

當我們生病時,我們會去找醫生而不是躺進棺材把自己埋了,物品也應當珍惜再用而非隨意拋棄。改變做法,你將發現生活也可以是體驗勞作趣味、激盪腦力發揮創意、更具特色展現風格,並且節省更多開銷。
國外早已經吹起了這樣的風潮,Maker─翻譯為「創客」、「自造者」─連結「設計想法」和「實作製造」產出個人創作。BBC《Kirstie's Fill Your House for Free》節目裡,英國不但開始出現免費的二手家具店,甚至還透過設計團隊的居家裝潢證明二手家具也能透過搭配和再製,展現優秀品味。

「由儉入奢易,由奢入儉難」,想要節約、節制物慾對許多人來說是不可能的任務,但也許我們可以換種方法、換個想法--用「開源」取代「節流」,便能從中獲得更多滿足並自我實現。這不但是珍惜僅有的一個地球,也同時節省金錢、珍愛自己的荷包。

▲眷村舊建築的懷舊風味,配上臺北101的新氣象,新與舊交融,正好呼應了牆面上的布條內容「拿出自己不需要的舊物品讓別人挖寶」。二手市集散播愛,更讓舊物獲得新生。